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夕 陽 深 呼 吸

【 惠 風 和 暢 】

 
 
 

日志

 
 

夕陽深呼吸 (原創)【清明节回憶】  

2015-04-04 20:31:39|  分类: 夕陽深呼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夕陽深呼吸 (原創) 重陽追憶 - 夕阳深呼吸 - 夕陽深呼吸的博客
 

 清明节 ······ 憶


    岁岁清明,今又清明。若干年前偶阅杭州“都市快报”开辟的忆亲专栏,那一篇篇感泣的文章使人眼眶湿润,一直想提笔抒发一下曾经的回忆;值此清明节之际,写:清明节忆

一忆

    杭州的北部有一座山,那是一座曾经人烟稀少的荒僻的山,也是一座曾经见证解放后工业化历程的城郊的山。

    从五十年代大跃进时开始,这里崛起了一座中型规模的钢城,十里钢城因山而被称为半山钢铁厂,拥有数万钢铁工人的国企;在国企办社会的大背景下,这里逐渐建起了南、北两大职工居住生活区,依山建起了职工大礼堂和职工疗养院,还建起了职工医院和职工子弟学校,浴室、食堂、公交12路专线等配套日臻完善,工业生产发展了,居民生活改善了,半山景观环境更好了,新建的半山公园也成为当地住民的休闲之处。

    沿山西行至刘文村还有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地方,这里青山拥翠,每年的四月(清明节)和十二月(冬至)总有这么几天,这里总是车水马龙、人头涌动,人们纷纷扶老携幼,来这里探望他们的亲人。而今的缅怀之处,以现有规模算得上一个“大型山地住区”,这里有年代较远的老区(例朝阳区),也有近年开发的新区(例如意区),这里有一般的“经济适用房”,也有高档的“商品房”,这里的地产行情始终看涨,“钢需”使这里的“宅屋”略显紧俏;因此家父在年事已高的2004年,用自己省吃俭用的积蓄购置了如意特区的一宗双居用以身后备用。毕竟是“特区”:建筑用材比较高级,建筑外观比较气派,黑色的花岗岩廊柱、吉祥的浮雕、新栽的翠柏、宽敞的幢间和整洁的环境,朝南的院墙外是一片高大挺拔的水杉林,一条东西向的大路通向远方……。

    而今家父已经入住“特区”九年了,这九年里,我们一定会准时带上鲜花,带上香烛,带上供品来到这里,为家父点上两支红烛、敬上三柱清香,摆上他喜欢的绍兴糕点,怀念家父勤劳俭朴的一生,感念家父的养育之恩,为家父献上几曲传统革命老歌,想信他一定会很高兴;在“真的好想您”的乐曲声中,热泪盈眶,忆起了家父九十高龄亲临浙江人民大会堂参加孙子婚礼的长者风范,忆起了家父在春天里出席曾孙百日宴的音容笑貌;忆起了家父对我童年时的初教,忆起了当年读书时常看的课外读物——家父珍藏的“共产党人”杂志(中共浙江省委刊物),忆起了……

二忆

    我的工作是父亲想办法的,那时候由于家境贫寒,以及家父担心的其他原因,1965年6月就去了杭州市人民委员会房管处报到,这在当时并不是令人向往的单位。

    第一天被分配到太平桥夏候巷工地挑土,一周后领导通知我去市房管处施工培训班学习,三个月的学习时间虽不长,但对喜爱读书的我却获益菲浅;培训班的教师大都是工人出身的有着丰富实践经验的老师傅,也有建筑工程专业毕业的知识分子,明确的培养目标和教学计划,理论联系实际的培训方式,使学习充满了活力;至今仍清晰的记得1965年那一次专业考试的场景:考题是“房屋维修的判断与实施”,实例是位于司马渡巷省公安厅被服厂大院房屋的勘查和方案,主考官是房管处工程技术部门的负责人,一位资深且干练的中年工人技术专家,深入浅出的现场介绍和点到为止的解题思路,幽默而略带风趣的考前指导给大家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三个月后,带着综合成绩前三名的欣喜来到孝丰路32号单位大院,例行分配程序后,又履行了隆重的“师徒契约”仪式,开始了愉快的学徒生活;我的结对师傅是一个看似古板执拗但敬业正直的工人出身的技术干部.(杭州市房屋修缮定额的编制成员)而那位主考官则是我师傅的上级,当然也是我的上级。

    一年多后,我们的师徒关系渐情同父子,我们两家也成了近邻,我的工作也处在上升的状态;文化革命开始了,师父被调到江干区房管处任职,虽有点依依不舍,但好在也是在同一系统内,而且师父也清楚徒弟业务水平能够独立、领导和其他师傅也很赞赏自己的学生,我和其他徒弟的关系也很融洽,所以服从组织安排也很放心;谁也没有在意“文革”形势的发展,渐渐地领导靠边了,工人队伍出现了派别,此时我们部门的领导,曾经的主考官突然病逝,领导和师傅们抚慰家属后,希望开追悼会以告别英年早逝的老同志,虽有阻力,但当时组织系统还在运行,党团员、老工人们还是很团结的,决定后把写悼词的任务交给了我,我知道这是对我的信任,我也很愿意为我们的前辈做一件慰藉的事;吾虽“寒门浅阅”,但也“曾读红书《老三篇》”,今日重忆那篇(第一篇)缅文的体裁、文风、内容,虽逊当今之规范、之庄重、之浓墨,但她蕴含了邢健老师的“国学文渊”和我朴实的情感。

    十余年后,我乔迁单位分配的朝晖三区新居,和师父依然保持着联系,他退休后住在鼓楼南严官巷,有空我会常去看看他;忽然有一天他儿子来通知我,师父病危住院,赶到严官巷杭州市第四医院,见师父已处于昏迷状态,诊断是脑部肿瘤发作,后转院至浙医二院,住院开刀后我去探视状况还行,有辨识能力;但预后病况反复,仍进入昏迷状,他走的那一天,我和师母在病房,也算是为师父送行了。事后回忆,师傅在住院前的那段时间,来朝晖的次数明显较频,中午我会买几个菜,陪他喝点小酒,叙叙家常。

 

                                                                                    



(初稿写于2011年)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79)|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